传动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传动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从政治献金分析思科在华为中兴事件中的幕后角色

发布时间:2020-07-21 18:46:28 阅读: 来源:传动带厂家

随着媒体报道的不断深入,思科与美国国会之间的利益纠葛逐渐浮出水面。思科在中国盘踞近二十年,已触及中国诸多关键领域,对中国网络安全的潜在威胁不容忽视。

近日,美国《华盛顿邮报》发表了题为“US rivals lobby against Chinese firm”的文章。该文章暗指思科以国家安全为由,参与游说国会进行对华为的审查。同时,文章还提及一份思科的市场营销文件,称该文件收集了全球范围内针 对华为的观点及顾虑的相关报道。该文章称“国会山三个不同国会办公室的高级工作人员都表示,一些美国高科技公司曾向国会游说,用与思科相似的措辞,要求增 强对华为的审查”。

针对《华盛顿邮报》的报道,思科随即发布声明予以否认,称该说法不属实,思科只是依照该情报委员会要求,向其提供了有关2003至2004年思科与华为知识产权诉讼案件的公开信息。

事实上,美国计算机和互联网行业的巨头们,每年都会投入巨额资金游说国会,从而影响政策制定,谋求利益。近年来它们主要关注的议题是网络安全、 知识产权、网络中立和网络监管等问题。思科作为主要游说企业,在280家计算机和互联网类企业中排名第12,2012年的游说经费高到121万美元,仅次 于谷歌、惠普、微软、甲骨文、IBM、Entertainment Software Assn、英特尔、Facebook、雅虎、亚马逊、Intuit。而在思科回应《华盛顿邮报》的声明中,仅强调思科只是依照该情报委员会要求向其提供了 有关资料,却对游说费用去向及目的只字不提。

15年:思科游说费用达1500万美元

根据美国政治捐献数据库() 的数据统计显示,思科从1998年就开始游说国会,15年来累计金额高达1572.52万美元。而华为、中兴从2005年开始断断续续的投入经费用于游说 美国国会,华为累计投入223.5万美元,中兴投入46.2万美元,同期思科的投入为1202万美元,是华为的5.3倍、中兴的26倍。

图1:思科游说费用金额统计(来源:)

通过图1,可以清晰的看出,思科在十年前“华为思科知识产权诉讼”和当前的“网络安全调查”中,都提前投入了巨额的经费游说,进而影响立法、司法等机构的决策。

2002年至2004年,思科的游说费用呈逐年翻番趋势。与之相呼应的是,2003年1月思科正式起诉华为。6月,美国地方法院判决华为停止使用有争议的代码,但却认为思科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华为抄袭。2004年,思科与华为达成和解,法院终止思科对华为的诉讼。

此外,通过图表可以发现,2010年、2011年思科的游说费用连续创造了历史记录,分别达到201万美元和280万美元。巧合的是,对华为、中兴的调查正是2011年2月开始的,由此看来,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发布的报告,与思科的游说献金额度呈正向呼应关系。

除了游说美国国会,有数据表明,思科还在美国大选中捐助了1037857美元(约104万美元)。2011-2012年,给奥巴马的捐助为 117360美元,给罗姆尼的捐助为38247美元。思科的政治行动委员会(PACs)2012年给两党的捐助资金为22.75万美元。政治行动委员会 (PACs)可以利用金钱通过各种途径对美国政治施加影响,使自己成为美国政治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力量。

和政府绑定 思科可能威胁到中国网络安全

2012年,思科在美国国会游说的议题共有17项,其中 5项与网络安全相关。2012年4月通过的《网络情报共享与保护法》(Cyber Intelligence Sharing and Protection Act of 2011,简称CISPA)表面是防止网络攻击、保护网络安全,实际上绕开了隐私保护的相关条文,使监管方(政府)能够在很大程度上获得网络用户的隐私信 息。

图2:2012年思科游说国会的17个议题(来源:)

思科和美国政府走到一起,不仅有利于自己的盈利空间,更能为政府获取网络用户信息提供诸多便利。由此展开,思科在美国能够为政府获取用户信息提供便利,那么思科在中国所涉及的政府公共事业、金融、石油化工乃至军工等敏感领域,其作用和角色不得不令人产生联想。

报告作者接受思科捐助 国会议员投资思科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10月8日发布的《由中国电信公司 华为和中兴通讯带来的美国国家安全问题》报告(《Investigative Report on the U.S. National Security Issues Posed by Chinese Telecommunications Companies Huawei and ZTE》),其主要作者是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罗杰斯(Mike Rogers)和高级成员多奇•拉斯伯格(Duth Ruppersberger)。有资料显示,2012年,多奇•拉斯伯格接受了来自思科的3000美元政治捐助,这难免令人对该报告的目的及公正性产生质 疑。

此外据媒体报道,美国会有73名议员持有思科的股票,这无疑是思科影响美国国会的重要因素之一。美国政治捐献数据库()也公开了61名持有思科股票的国会议员名单(图3)。

图3:部分持有思科股票的国会议员名单(来源:)

2012年4月初,思科CEO约翰•钱伯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过:“华为是我们最大的长期威胁”,并暗示全球各国政府都认为思科是可信赖的。 而思科发言人约翰•恩哈特(John Earnhardt ),也表示:“过去几年,或者说近18个月来,我们采取了更具竞争性的措施来反击惠普、华为以及Juniper等竞争对手。”

联想到“更具竞争力的措施”,再结合2010年、2011年思科的游说费用的走势,美国封杀华为中兴事件,也许就不再是单一的“国家安全”事 件,思科在其中的作用和角色不言而喻。因此,如果说思科的自信,源于与美国政府及国会的“紧密关系”,那么不得不说,正是这种“特殊关系”和思科在中国业 务领域的宽泛,才是中国网络安全的最大威胁。

(注:本文的数据和材料主要来自美国政治政治捐献数据库(),该网站主要跟踪、记录美国政界人士个人财产和竞选资金状况,是一家非盈利机构。)

附录一:思科声明全文译文:

致《华盛顿邮报》编辑:

上周四,《华盛顿邮报》刊发了题为 “US rivals lobby against Chinese firm”的文章。该文章暗指思科以国家安全为由参与游说国会进行对华为的审查;同时,文章还提及一份思科的市场营销文件,称该文件收集了全球范围内针对 华为的观点及顾虑的相关报道。该文章称“国会山三个不同国会办公室的高级工作人员都表示, 一些美国高科技公司曾向国会游说,用与思科相似的措辞,要求增强对华为的审查”。

文中暗指思科以国家安全为由参与游说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以及提及的市场营销文件的分发和其内容用于游说美国国会均不属实。依照该情报委员会要求,我们向其工作人员提供了有关2003至2004年思科与华为知识产权诉讼案件的公开信息, 思科在该事件中的参与仅限于此。

思科在中国已有近20年的发展历程,提供互联网路由和交换设备,使数以亿计的用户接入全球互联网。正如与其他竞争对手一样,我们在市场上与华为展开激烈竞争,《华盛顿邮报》针对思科游说行为的报道是误导性的。

附录二:

近年美国调查华为中兴大事记

2011年初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在主席Mike Rogers(罗杰斯)率领下对华为中兴进行了初步调查。

2011年11月3日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Mike Rogers(罗杰斯)发表了《Foreign Spies Stealing US Economic Secrets in Cyberspace》(外国间谍在网络空间窃取美国经济机密)报告。指责中国和俄罗斯对美国发动网络攻击。

2011年11月7日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启动对中国电信公司的全面调查。

2012年2月、4月、5月

美国众议院常设特别委员会(HPSCI)来华调查。

2012年4月

《网络情报共享与保护法》(Cyber Intelligence Sharing and Protection Act of 2011,简称CISPA)在美国众议院通过。

2012年6月13日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Mike Rogers(罗杰斯)和高级成员Dutch Ruppersberger(多奇•拉斯伯格)到中国访问,在华为、中兴展开实地调查。

2012年9月6日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举行华为中兴调查听证会。华为中兴公司代表出席。

2012年9月12日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举行华为中兴调查听证会。华为高级副总裁丁少华;中兴高级副总裁朱进云出席。

2012年10月8日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发表针对华为中兴的报告《Investigative Report on the U.S. National Security Issues Posed by Chinese Telecommunications Companies Huawei and ZTE》(《由中国电信公司华为和中兴通讯带来的美国国家安全问题》报告)。

2012年10月10日

加拿大对华为公司启用国家安全特例条款,对华为展开调查。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准备启动对华为中兴的第二波调查。

2012年10月12日

英国议会情报和安全监管部门展开对华为的调查,理由是华为的通信基础设施可能给英国带来潜在安全威胁。

郑州磨骨

昆明双眼皮医院

长沙隆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