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动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传动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第4节自命不凡-【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1 11:01:31 阅读: 来源:传动带厂家

宋襄公,在位期间无时不想争霸,却因争霸闹了不少的笑话;他很想为自己树立个仁德的形象,却为图虚名吃了不少的亏。

他继位后,任命自己的庶弟子目夷为相国,这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宋襄公继了君位正赶上齐桓公在葵邱会盟诸侯,襄公为了表示对齐的忠诚,父亲宋桓公还没下葬就去赴会,这让齐桓公很感动。正值齐桓公在接班人问题上犹豫不 决,嫡出年长的才智差,才智好的不年长,想立贤能的又怕废长立幼生乱,就想找个可靠的诸侯托付后事。和管仲一商量觉得宋襄公合适。能主动辞让君位说明这人 贤德,放下父亲的丧事不办前来赴会说明这人对齐忠诚。就把让自己喜爱的吕昭继位一事嘱托给了宋襄公。

果然齐桓公死后齐国发生了内乱, 世子吕昭逃到了宋国,诉说了竖貂等人作乱的情况。宋襄公召集群臣商量,说齐桓公在世的时候托付给我一件事,就是要立公子吕昭为继承人,现在十年过去了,我 一直不敢忘记自己的承诺。现在竖貂等人做乱,齐国太子被驱逐,我想约会诸侯共同讨伐齐君篡位之罪,让吕昭继承齐国的君位。这件事做成了,就会提高我们在诸 侯中的影响力,发扬齐桓公的霸业,你们认为怎么样?

相国子目夷说:宋国有三个方面没法和齐国比,所以难以称霸诸侯。齐国有泰山、瀚海 为天然屏障,临危有险可守。又有琅琊、即墨是远离都城的重镇,所以战略纵深大;我们则国小地薄,兵少粮稀,又无险可守,所以在地利上不如齐国。齐国有高、 国两族为世代公卿秉持国事,现在又有管仲、宁戚、隰朋、鲍叔牙这些贤才相继秉权用事,我们相比之下文武不齐、贤才不济,这是人和上不如齐国。齐桓公北伐山 戎有俞儿开道,狩猎郊外有委蛇现形,这都是上天的吉兆。而我们春正月有五星陨落宋地,二月又有怪异的大风刮起,之后又见到有六只(yi)鸟倒退飞行,这 是不利的天象,是欲上而下,求进反退的征候,这是天象上不如齐国。有这三个不如,自顾尚且不暇,哪还有能力去顾及别家诸侯的事。

襄公历来以仁义为秉世原则,也以仁义自居自励。坚持说道:我做人做事历来以仁义为道,不救遗孤是不仁,受人之托而不忠人之嘱是不义。所以没听相国子目夷的,以扶立太子吕昭的名义给各诸侯国发通知,约定明年春正月,在齐国都城郊外会兵。

卫国接到通知后,大夫宁速说:立子以嫡为正,无嫡就要立长,这是常礼,齐国现在在位的吕无诡是长子,而是吕昭年龄小,我们不应该参加这次行动。卫文公说:吕昭已经是名正言顺的世子,这事天下皆知,扶立世子继位这是正道。卫文公否定了宁速的意见,参加了出兵行列。

鲁国接到通知,鲁僖公说:齐侯把世子继位的大事托付给了宋国,又没托付给我,况且长幼有序,立长子吕无诡也属正理。如果宋敢伐齐我就敢救齐。

公元前642年,宋襄公率领宋、卫、曹、邾四国的军队送吕昭回齐争君位,在临淄郊外扎下大营。这时齐国是易牙掌兵权为司马。吕无诡就让易牙领兵出城对 敌,让竖貂率领机动部队准备增援,由高虎、国懿仲两位上卿守城。高虎和国懿仲早就想除掉易牙、竖貂这些祸害,遂设计杀了竖貂,连吕无诡也被国内贵族乘乱杀 了,易牙吓的跑到鲁国避难去了。

高虎、国懿仲带人迎接世子吕昭入了城,经过一番周折,吕昭继了君位,这就是齐孝公。

宋襄公呢?自从扶吕昭登了君位,就有点飘飘然了,自以为立下了比齐桓公还有影响力的盖世奇功,就总想号令诸侯,代替齐桓公成为新的霸主。但宋毕竟国力有 限,怕对大国叫不动号,就先邀约滕、曹、邾、这些小国在曹国南部会盟,曹、邾两个国君先到,滕的国君姬婴齐随后也到了,但宋襄公为了立威就以滕君迟到为 名先把滕君姬婴齐拘了起来。这就吓的国国君不想来又不敢不来,就比滕国国君又晚到了两天。

宋襄公想立威,就得找个出气的。他对众位大臣说:我刚要倡导结盟,像这样的小国就敢怠慢,晚了约期两天才到,像这样的不加以制裁,哪还有盟主的威严。

大夫子荡进言说:齐桓公在世时南征北讨,但从来没有让东夷臣服过。主公要想立威中国,必须先制服东夷。想要制服东夷就必须用君说事。

襄公没大弄懂,就问:用他说什么事?

子荡说:睢水有河神能呼风唤雨,东夷各邦都立祠祭祀。一年四季没有缺失。如果主公拿君做牺牲祭祀河神,不但能让河神降福,而且东夷诸邦知道了这事会十分恐惧马上来降。所以想制伏东夷,就得用君的头。东夷如果制服了,再联合他们反制诸侯,宋国的霸业不就成了吗?

相国子目夷说:这个办法不行。古人之所以小祭不用大的动物做牺牲,是出于对生命的爱护,更何况人呢?祭祀,是为了给人祀福,如果杀人用做祈福,神能接受 吗?况且睢水的河神不过是妖鬼而已,东夷习俗所敬的,主公也去敬,未必就能服人心,主公这么做会招来怨恨。齐桓公称霸四十年,所倚重的是以恩德施于天下。 现在主公才勉强搞了一次会盟就要杀诸侯而去讨好妖神,我所能想到的是诸侯必叛,而不是诸侯必服。

子荡不服,争辩说:子鱼(目夷的字) 说的没道理。主公争霸和齐国不同。齐桓公治国二十多年才出头会盟,主公能等那么多年吗?治世之道,缓则用德,急则用威。不吓住诸侯,诸侯会玩弄我们,如果 内戏外疑怎么能成霸业呢?当年周武王斩了殷纣王的头颅悬挂在太白旗下,才得以对诸侯行天子之威。对这样的小国之君,杀一儆百,值得。

宋襄公急于需要诸侯的臣服,就采纳了子荡的意见,让邾文公抓了君,不仅杀了,而且还给烹了。用他来祭祀睢河的河神(不知这时宋襄公对自己一贯标榜的仁义 是怎么理解了)。同时派人通知东夷地方各部落首领来睢水开会。但是东夷人对中原人这一套搞不懂,通知送到了,就是没人来。滕国国君姬婴齐听说君被烹吓坏 了,赶紧派人向宋襄公送了重礼才被保释。

曹国大夫僖负羁对曹共公说:宋国现在躁动而且暴虐,干不成什么大事,我们不如早点回国。曹共公到宋襄公那里先告辞走人了。

在曹国的地面会盟,曹的国君却不奉陪,宋襄公火了。派人去斥责曹君说:自古以来国君见面,都要盛情款待以示友好,像你这样,客人还在境内自己却先走了把客人扔下,这是什么意思?

招聘

招聘

招聘

招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