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动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传动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赋予企业拥有执法权是中国法律进程的大倒退

发布时间:2021-01-22 10:04:44 阅读: 来源:传动带厂家

近来手机网站涉黄网站一事在各传媒之中是越来越火,事关未成年少年身心健康的大事,需要社会各界加以关照是理应如此,但是,我们事做的,是打击罪犯,而不是借机炒作,不能扯越虎皮就当成大旗起在身上。

要做到打击犯罪,就必须要找出犯罪的根源,在法律的框架范围之内对其实施毁灭性的打击。才能真正地起到保护我们下一代的的作用。

在这个问题上,不少媒体眼里只有新闻价值,而根本无意去寻求问题的真正的根源之所在,不能不说是一种悲矣。

然而,为民请命,并不等于就可以错杀三千!

企业执法,早已成为了历史,我们现在去想再让它重演,无疑是对当今社会文明进程的莫大讽剌。

赋予企业拥有执法权是中国法律进程的大倒退

首先要说的是一个法律方面的问题,我们是否应该负予一个企业拥有“执法权”,这是一个关系到动摇我国现行的法律框架的原则问题,是关系到支撑整个现代文明社会体系的法律框架问题,赋予企业或个人行使执法权,将会使整个社会的法律体系退回到美国西部大开发的牛仔时代。

今天,因为网站涉黄,运营商就拥有了执法权,那么,明天,就会因为小偷太多,而赋予小区物业的保安行使侦察权,其结果就是你在家中睡到半夜,小区的保安就会破门而入,将你作为嫌疑犯带走。

而当你的家人去告状的时候,的士司机会说你不三不四而拒绝让你乘座,当你好不容易拿着机票要上京告状之时,机长则会以你贼眉鼠眼为由不上你上机,那怕你买了机票也没用。

而所有这些,都很有可能出现在企业获取执法权的时候出现。

对于现行的执法体系,是有一套完整的司法监督体系在起作用的,而企业执法,则完全没有这样的监督体系在起作用,其结果自然就可想而知了。

而让运营商来界定一个网站是否属于*****网站,就是一种“由企业执法”的行为,这种行为,不仅与我国的现行法律完全相违背,并且与整个世界的文明基础完全相违背。

报首所描述的“涉黄网站利益链”纯属识导

涉黄存在利益链吗?

答案是肯定的,但同时也可以肯定不是与媒体所说的这样。

这些媒体认为:运营商为涉黄的下载等提供了收费,是一种利益协作关系,这完全是一种张冠李戴的做法。

首先,众所周知,手机上网有两种计费方式,一个是包月不限流量的,另一种是按流量计费,按照这些媒体的观点所得出的结论自然就是,对于按流量计费的手机用户来说,运营商是涉黄网站利益链的一分子,对于包月不限流量的手机用户来说,运营商则不是涉黄网站利益链的一分子。

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结论,运营商是否属于黄网站利益链的一分子,其分辨的标准居然是用户的付费方式。

同样,对于早已经存在于互联网的涉黄现象来说,从来就没有观点认为固网的运营商们该对互联网网站涉黄负什么责任。

而为什么到了手机上网,运营商就该为此负责,并且成为了涉黄利益链的一分子了呢?是根据数据的的传输方式呢?还是根据运营商的收费方式来下此结论呢?

是否可以说,如果现在运营商只需在收费方式上进行改革,将其改成与固定互联网一样的收费方式,则,运营商就自然不再是涉黄网站利益链的一分子了呢?

手机上网,所访问的网站有两种,一种是wap网,另一种是web网,web就是大家平时常用电脑访问的互联网,而从内容来说,web网是wap网的无数倍,无论从正当的内容或者是涉黄内容来说均是如此。

而对于web网来说,其利利模式与这些媒体所强调的wap网是截然不同,其主要的模式有两种,一种是会员制,通过注册收费会员实现利利,另一种是靠广告,而且这些广告的来源是一些正当的广告联盟,如Google和百度之类的广告联盟,这里面根本就没有运营商什么事,但同样是通过手机所上的涉黄网站,并且从数量上来说,绝大多数的涉黄网站均属此类,虽然它们已在我国早些时候所开展的网络清洁活动中屡遭打击。

张冠李戴的结果,就会放走那些真正的犯罪分子。

涉黄网站利益链该如何定义?

首先我们看一个例子:A在某酒店开一家按摩院,因此,A必须向税局交税,但如果A的这家按摩院存在着*****事业,我们是否可以认为:中国的税务机关成了*****产业链的一分子了呢?

显然,答案是否定的。

只有在税务机关明知A从事*****经营,并且从中另外收取“保护费”之时,才能够认定税务机关成了*****产业链的一分子。

同样的道理,也就是只有运营商在明知涉黄网站从事*****经营活动,并从中额外地收取“保护费”,才能够算作是涉黄网站利益链的一分子。

问题:运营商事实上是明知涉黄网站从事*****经营活动的情况之下,在从中额外地收取“保护费”吗?

结束语

希望我们的媒体,在对事物的观点上,应该有一种严谨的科学态度,要从事实之中找答案,而不能够先有观点,然后再去拦凑所谓的证据和理由。

当今的中国,已经是一个法治社会,虽然在法治的程度上还存在着不少令人不满意的地方,但这决不是我们要退回“任由企业执行私法”的野蛮时代的理由。

冠军网球破解版无限

现代海战无限金币版

无双帝国